总结范文

总结范文

进击的中美洲民众:美国换天了 我向美国进军


发布日期:2021-11-24 11:35   来源:未知   阅读:

  近期,中美洲国家洪都拉斯可不太平。因为去年“伊塔”和“艾奥塔”两大飓风灾害的影响,大约有近万名洪都拉斯人要“响应”一天后即将上任的美国新总统拜登的号召,准备向美国进军,移民美国本土。

  在台风(飓风)界,只有破坏力达到一定等级的台风才有资格能够被命名,“伊塔”和“艾奥塔”亦如此。

  被命名为“艾奥塔”的飓风是其中特殊的存在。它除了是2020年大西洋飓风季第30个被命名的飓风外,还是当年大西洋飓风季最后的飓风,也是当年北大西洋第12个飓风、第6个强烈飓风。而真正令其闻名于世的原因,则是它还是去年北大西洋飓风季中唯一一个达到萨菲尔-辛普森飓风等级中第五级强度的飓风。

  因地理因素,飓风评判标准各地区均有不同。萨菲尔-辛普森飓风风力等级(SSHWS)是一项用于大西洋或东北太平洋且大于热带风暴强度的热带气旋的飓风评判标准体系,它只适用于西半球一些国家,例如美国及中美洲地区。

  其根据飓风的强度以及破坏能力,把飓风分为一至五级(有时分为六级,但创始人罗伯特辛普森认为无必要设立此级别),级数越高代表飓风的最高持续风速越高。换言之,所谓的第五级飓风,就已经是破坏力最大的了。其指破坏效果为大部分建筑物和独立房屋屋顶被完全摧毁,一些房子完全被吹走,洪水导致大范围地区受灾,海岸附近所有建筑物进水,定居者可能需要撤离的那些烈性飓风。

  这股灾难性的飓风生成于去年11月10日晚间,在16日晚间升级为五级飓风,后期逐渐降级并在18日晚间结束。这存在了仅仅八天的飓风可是让洪都拉斯人民吃尽了苦头。

  飓风让洪都拉斯北部城市托科阿部分地区出现大量降雨,导致这里河流泛滥成灾,城市一片汪洋。

  除了降雨,飓风引起的滑坡泥石流等灾害也非常严重,圣马努埃尔科洛埃特等地的泥石流灾害就夺去了几十人的性命,各种建筑物也在顷刻间被夷为废墟,该国著名城镇科潘鲁伊纳斯80%的街道被毁。

  就连拉蒙比列达莫拉莱斯国际机场的航站楼也受损严重,只得暂停使用一段时间。

  同时,飓风还恶化了该国的抗疫局面。由于飓风爆发,截至去年11月25日,有超过400万人无法获得医疗资源及服务,10个医疗机构表示冷藏存储设备完全丢失,分发新冠疫苗的准备工作不得不延缓。

  这次风暴过后,中美洲的卫生机构曾深感担忧。因为对于飓风过后的幸存者来说,下一步面临的是因新冠疫情带来的风险。

  例如在公共卫生体系本身就很差的洪都拉斯,一些为难民提供庇护所的地方拥挤不堪,通风不良,隔离是非常困难的事情。

  当地红十字会的工作人员表示:“仅仅将难民安置到安全地带的过程,就是一个挑战。现在已经将所有人聚集在了一起,我们不仅要保护已经感染新冠的人,还要避免其他人感染新冠,这是一个双重挑战。”

  另一位工作人员则表示,现在的问题不仅仅是新冠疫情,飓风过后常出现的登革热、霍乱、黄热病等疾病也将加重医疗机构的额外负担,而这些病对儿童的伤害力更大。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驻洪都拉斯代表表示,如果不能对当地及时提供紧急援助,例如发放净水药片、滤水器,以及修复周边饮用水系统等等,将会有更多儿童死亡。

  道理其实大家都懂,但是能不能解决又是另一码事了。在遭受连续打击的洪都拉斯,由于本身资源稀缺及社会组织度低下等原因,当地政府能做出的实质性工作是非常有限的。

  想要帮助洪都拉斯及时脱困,只能依靠许多非政府组织以及其他国家提供的物资捐助。如果没有他们,洪都拉斯的社会重建将非常缓慢。但很显然,在新冠疫情全球大流行的当下,外界能够给洪都拉斯提供的资源相当有限。

  五级飓风所到之处,除了房屋摧毁、电力供应破坏等物理伤害外,对人的精神世界同样打击深重。

  此时的洪都拉斯人,失去了工作、住房,对未来感到一片迷茫,许多家庭失去了一切,一些人只能选择离开故土。

  部分人的想法是获取几千美元的贷款,再向北移民到墨西哥和美国。这些人里面也有很大一部分是染上了恶习的人。

  不过,现实非常残酷,迫于特朗普政府对墨西哥出口到美国的商品加征高额关税的政策,及其他强硬警告及措施,墨西哥基本上关闭了与中美洲之间的边境,还在边境附近部署军队,试图防止中美洲人将墨西哥当做踏板并进入美国境内。

  好在,洪都拉斯人的“绝望”并没有持续多久,随着几个月前拜登的胜出,美国的移民政策将发生大幅改变。

  当选总统拜登在竞选过程中曾明确表示将解决有关移民承诺等多方面问题,扭转特朗普时期有关边境安全和移民问题的诸多政策,并终止《移民保护协定书》(MPP),同时增加获准进入美国的难民和寻求庇护者的数量。

  除此之外,拜登还承诺为非法入境者提供入籍途经,并禁止移民和海关执法局(ICE)将非法移民驱逐出境。

  中美洲人民或许是除了美国人之外最关心美国大选的一批人了。反对移民的特朗普下台,对移民友好的拜登上台,自然让美洲老哥们狂喜。他们响应拜登的“号召”,决心于拜登就职典礼前一周动身出发,准备以实际行动为美利坚注入新鲜血液,给新政府一个“大惊喜”。

  当地移民权利组织机构代表发言称:“我们觉得新一届美国政府对移民和寻求庇护者的坚定承诺非常重要,这为墨西哥和中美洲提供了机会,这项新政策充分尊重了人权、促进了移民的自由人口流动。我们希望拜登政府兑现自己的诺言,我们也希望到达美国边境时能受到你们的热烈欢迎!”

  然而拜登的国内政策顾问苏珊赖斯却表示,开放边界不可能一夜之间完全做到,尤其是在新冠疫情大流行之下,这道程序需要循序渐进,大约需要数月时间才能完成。

  不过,已经走上“绝境”的洪都拉斯人早已耐不住等待了。在拜登胜选后,当地非法移民自发组建了“2021年1月15日移民大篷车队伍”,试图利用美国移民政策放松以及美国总统权力交接之时的“边境监管准真空期”,趁乱进入美国,把生米做成熟饭。

  正如预定的计划那样,从1月15日开始,据估计有约9000名赴美移民开始集结,从洪都拉斯往危地马拉方向行进。

  这件事吓到了危地马拉,其外交部在次日发表了一份声明,要求敦促洪都拉斯当局采取更多行动,以“遏制其居民的大规模逃离”。

  洪都拉斯国家移民研究所收到了这个消息后,虽然没有直接回应危地马拉的要求,但公开表示已经在两国之间的三个边境检查站加强部署。

  但是,明知事态情形的洪都拉斯当局自然不可能强硬阻挡移民外迁,当局所说的加强部署也仅仅是做做样子,并没有采取太多实际动作。

  而危地马拉方面的警方则表示,因为他们多数是带着儿童的家庭,警方担心施放催泪弹会造成人员伤亡,所以默许一部分人入境,拘留部分人。

  到达洪危两国边境线人突破了警戒线,进入了危地马拉境内,而且他们还选择了高速公路,继续往墨西哥方向前行。

  墨西哥得到这一消息后,也做出了相应的部署(毕竟墨西哥与美国间的移民协议仍在),在与危地马拉接壤的边境地区部署了大批军队和防暴警察。如果按照剧本,这支今年第一批向美国进发的非法移民大军,一旦抵达墨国,很可能遭到驱离和瓦解。

  然而现实的情况却是这批队伍有愈发壮大的趋势,不知道他们能不能在20号准时进入美国,以实际行动“庆祝”拜登就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