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pt模板

ppt模板

秦海璐“盗仙草”


发布日期:2021-11-17 05:46   来源:未知   阅读:

  秦海璐将与张嘉译搭挡演出《白鹿原》里的仙草和白嘉轩,初听说这则新闻,一幅鲜活的白嘉轩与仙草,这一对100年前生活在黄土高原深宅大院里的中年夫妇琴瑟和鸣的画面就会自然而然地跳到我的眼前,没错,这两个人都是演技上“看得见、摸得着”的那种,带有强烈的辨识度,他们全部的眼神和动作都在讲着动人的故事,正如他们在白鹿原里饰演的那两个角色一样,而且,他们也必须充满了故事。

  有故事的表演--这是对荧屏上那些最有表演能力的资深演员们最平实而又最准确的概括,虽然在动辙就长达四五十集的电视剧里,即使是对表演白丁一个的菜鸟,只要给他们参与演出的机会,他们只是沿着剧情做毫无创意和智慧的表达--而不是表演,一样可以赢得某一部分观众的心(如所谓的偶像派),因为“故事”本身就是最强大的,而真正懂得表演的演员,更能在这些本身就已经表很大的“故事”之上再在自己的表演语言里添加自己的“故事”。

  张嘉译将如何演出白嘉轩,这不用我说,估计全国观众有一大半都会对未来出现在他们眼前的这尊白嘉轩有所想像,业已符号化、现象化,这既是张嘉译的幸运,也是他的不幸,不管怎样题材的电视剧,有了他,就等于有了标签,但在另一面,无论他在每一部电视剧中努力做怎样与众不同的表演诠释,观众们最后印象最深的还是“张嘉译”这3个字。

  与此同时,秦海璐,未来将如何演出白嘉轩的妻子仙草--这个似乎是上天派到白嘉轩身边的天使一样的女人,我相信观众们其实也会有一定既成的想像,比如秦海璐在2010年播出的电视剧《松花江上》里演出的东北豪绅程八爷的大女儿程馨桢,再比如她在2014年播出的电视剧《红高粱》里演出的单家酒坊当家女人淑贤--因为秦海璐惯常表演的女性角色,大多都有着非常曲折的人生,同是又拥有非常复杂的个性,还有,她在每部剧中还都会有一个有强劲实力的男性角色作为她表演上的对手,这更是她可以在许多剧集中用表演创造了许多经典情节和经典场面的最主要原因。

  刘惠宁担任导演、张嘉译担任艺术总监的电视剧版《白鹿原》,虽有1年多以前由王全安导演、段奕宏和张丰毅主演的电影版在前,但只要从仙草这个在原著中如此重要的角色“失而复得”的这个过程,就多少能窥探电视剧改编的大方向;可以说,在电影中,仙草几乎是个“无法表演”的角色,她在性格和故事上与白嘉轩之间的相互补白本身就是另一部大戏,所以,我们在电影版里看到的白嘉轩其实正是原著中白嘉轩与仙草这两大主要人物的合二为一,而为了不削弱电影的社会革命那条线索,仙草这个角色干脆被完全删除了。

  幸运的是,这次仙草终于能出现在电视剧里,或者说,仙草的出现才可以让这部剧集更接近原著,更能准确诠释白嘉轩其人,也能更准确诠释白家作为一个传统大家族的传奇、道德和文化。

  原著中,仙草以令人匪夷所思的奇情姿态登场,白嘉轩之前娶的6位妻子皆逃不过婚后百日,是仙草的到来,令这个看似行将垮掉的白家获得一副救命灵药,给整个苍茫的白鹿原带来一抹生机,仙草是《白鹿原》最大的宿命性命题,按道家”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的逻辑,有了仙草,《白鹿原》这个故事才有“万物”,所以,我们现在再回头再读仙草,甚至会揣测起王全安在电影里刻意删掉仙草的动机是否是一大败笔呢?

  陈忠实先生在原著中意图以传统和现代两种性格逻辑塑造白嘉轩身边的这株“仙草”,所以她既拥有与老公白嘉轩令常人艳羡的床第之欢,又能上得厅堂下得厨房,她的存在给了这个大故事的前半以积极且浓郁的生活气息,可以说原著中仙草的形象本就与秦海璐在从前的作品中惯于塑造的那些形象既有神似又有形似。

  所以,在电视剧里,从中年起步的白嘉轩与仙草的家庭生活的眼角眉间都应该值得观众们想望,还是那句话,这对掌握着封建农耕时代一个庞大家族命运的中年男女的表达,其实关系着整部剧集所诉诸的审美情趣在观众中的亲和力。

  秦海璐产后复出接下的首部作品就是或投资达到1.6亿的《白鹿原》,剧集开拍之时,她与老公王新军的儿子才4个月,可见秦海璐本人要为仙草这个角色的付出有多大,当然,从另一个角度看,这更会为剧组带去一种无形的祥瑞之福吧。

  于慈祥和端庄中蕴藉的霸气,是一种不事声张但仍然可以被广泛认知的女性之美,在这个商业价值决定一切的影视市场中,在这个颜值指数决定一切的商业规则里,从影十几年来,素面朝天的秦海璐早就趟出了一条自己另不寻常的路子,我非常期待由她饰演的仙草在完成《白鹿原》下半段故事时的她个人最后结局里的表演--那个一边抵抗着瘟疫,一边沉着地守护着人妇之道的天使一样的女人,必须将用无力回天的病躯留给世人一种慈祥和端庄的美好,带动出全剧无可比拟的戏剧高潮。